三色电子书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无耻魔霸 >

第322部分

无耻魔霸-第322部分

小说: 无耻魔霸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要这样折磨我了……人家难受死了……”

柴子怡的柔肩微微颤抖,在花蕾上增加强烈振动时,柴子怡弯曲的双腿像忍不住似的慢慢向上抬起,雪白柔软的玉女峰开使摇动,好像在表示自己的快感。

杨小天的右手玩弄肉核的同时,左手向柳条般的细腰摸过去。他继续玩弄开始有热度的肉核。“嗯嗯”从柴子怡的鼻孔冒出好像无法忍耐的甜美哼声,过了一会儿,肉核已经完全充血,杨小天停止对肉核的攻击,可是并没有立刻开始口交,而是拉动薄薄的肉瓣,观察伸展的情形和内侧的颜色。

柴子怡的花瓣是软软的,意外的能拉开很长,内侧的颜色是较深的粉红色,这样把花瓣拉开,手指伸入裂缝里,压在尿道口上刺激那里,同时把食指插入柴子怡小蜜壶里欣赏蜜道璧的感触。这时柴子怡蜜道里面已经湿润,食指插入时,觉得蜜道的阴肉夹住手指。

“嗯……嗯嗯……杨郎……你好坏啊……”

柴子怡雪白的肌肤微微染上樱花色,她已经抬起双腿,脚尖向下用力弯曲。杨小天的手指在处子花房活动时发出吱吱的水声,从柴子怡鼻孔发出的哼声逐渐升高,好像呼吸困难的样子,然后终于从插入手指的小蜜壶里流出火热的蜜汁,杨小天从蜜壶里拔出手指就送到鼻前闻,那是会煽动男人性欲的雌性味道,杨小天两眼直视着柴子怡缓缓扭动的雪白玉臀,他终于忍不住捧起了柴子怡的圆臀,舌头向肉缝移动,一张嘴,盖住了柴子怡的桃源洞口,舔时像捞起东西一样仔细的舔,舌尖刺激肉洞口。

杨小天一阵啾啾吸吮,吸得柴子怡如遭雷击,仿佛五脏六腑全给吸了出来一般,内心一慌,一道洪流从小蜜壶激射而出,登时羞得她脸如蔻丹,双目紧闭,那里还说得出话来。

杨小天伸出舌头舔了舔,低下头来,朝着湿淋淋的秘洞口及股沟处不停的舔舐,一股羞赧中带着酥痒的感觉,犹如一把巨锤般把柴子怡的情欲带到高潮,柴子怡扭动着雪白的玉臀,怯生生的说:“别……杨郎……别这样……那里脏……啊……不要……嗯……啊……”

杨小天仍不罢手,两手紧抓住柴子怡的腰胯间,不让她移动分毫,一条灵活的舌头不停的在秘洞口及股沟间不住的游走,时而含住那粉红色的豆蔻啾啾吸吮,或用舌头轻轻舔舐,甚至将舌头伸入幽谷甬道内不停的搅动,时而移到那淡红色的菊花蕾处缓缓舔吻,一股淡淡的尿骚味夹杂着柴子怡的体香,真可说是五味杂陈,更刺激得杨小天更加狂乱,口中的动作不自觉的加快了起来。

柴子怡万万没想到杨小天的技术是如此的熟练,对女性敏感地带如此熟悉地不断挑逗,阵阵酥麻快感不住的袭入柴子怡的脑海,再加上后庭的菊花受到手指的攻击,一种羞惭中带着舒畅的快感,周身有如虫爬蚁行般酥痒无比,不自觉的想要扭动身躯,但是杨小天紧抓在腰胯间的双手,那里能够动弹半分,一股炽热闷涩的难耐感,令柴子怡连呼吸都感到困难,口中的娇喘渐渐的狂乱了起来,夹杂着声声销魂蚀骨的动人娇吟,更令杨小天兴奋莫名,柴子怡再度“啊”的一声尖叫,全身一阵急抖,幽谷甬道里粉红色的蜜汁再度狂涌而出,整个人瘫软如泥,脑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一阵阵浓浊的喘息声不停的从口鼻中传出……

杨小天淫笑着缓缓的伏到柴子怡的身上,再度吻上那微张的樱唇,两手在高耸的酥胸上轻轻推揉,姆食二指更在峰顶蓓蕾不住揉捻,正沉醉在高潮余韵中的柴子怡此时全身肌肤敏感异常,在杨小天高明的挑逗之下,再度浮起一股酥麻快感,不由张开樱口和杨小天入侵的舌头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两手更是紧抱在杨小天的背上,在那不停的轻抚着。

眼见柴子怡完完全全的沉溺于肉欲的漩涡内,杨小天对自己的成就感到非常的骄傲,手上口中的动作愈加的狂乱起来,约略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柴子怡口中传出的娇吟声再度急促起来,一双修长的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在杨小天的腰臀之间,纤细的柳腰不住的往上挺动,似乎难耐满腔的欲火,胯下伊甸园更是不住的厮磨着杨小天胯下热烫粗肥的硬挺的庞然大物,看到柴子怡在自己的挑逗之下,欲火高涨得几近疯狂,杨小天竟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离开了柴子怡的娇躯。

正陶醉在杨小天的爱抚下的柴子怡忽觉杨小天强壮的身躯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顿时一股空虚难耐的失落感涌上心头,急忙睁开一双美目,娇媚的向坐在一旁的杨小天说:“不要……快……啊……别停……”

第419章 用力下压

“别急啊,呆会保证你舒服地死去活来的。”

杨小天用双手握住柴子怡的娇脸,将那龙头轻轻地顶在她的鼻孔上,庞然大物在柴子怡的鼻孔时重时轻地撞击,柴子怡羞涩地闭上眼,玉峰高高挺起,她感觉到庞然大物在一路下滑,脖子、乳沟,很快玉峰上的蓓蕾传来坚挺压迫的感觉,她的脑海浮现出龙头蹂躏蓓蕾的情景,杨小天将柴子怡的红樱桃顶在龙头沟部,他能感受到柴子怡蓓蕾勃起的感觉,龟棂在柴子怡樱桃上来回摩擦,美丽的红樱桃被镇压后又倔强地弹起,令杨小天产生强烈的征服欲望,他用庞然大物快速来回抽打她的蓓蕾,柴子怡被刺激得娇声迭起,她的蓓蕾是敏感的。

接着杨小天停止了抽打,将龙头顶在柴子怡的乳沟上用力下压,柴子怡更高地挺起了她的雪峰,迎合着杨小天的挤压,杨小天放弃了对她红樱桃的征服,将庞然大物放在她深深的乳沟里,柴子怡悟性很高,乖巧地用双手压住自己的玉峰,她能明显感受到杨小天的庞然大物的火热,杨小天试探性地抽动了几下,柴子怡的乳沟很滑,挤压感很强。

杨小天只觉得快爽死了,那是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剌激,所以此时此刻,柴子怡做得那么心甘情愿、柔顺温婉,这一切的一切,叫杨小天怎能不剌激莫名、爽快欲死?杨小天满意地看着龙头从柴子怡的乳隙前端探出头来,他开始有慢而快地抽插,只感到庞然大物在一团软肉里颤擦,其爽无比,龙头被夹得热麻麻的,杨小天越来越快,柴子怡闭上双眼呻吟着,乳隙越来越紧。

看到柴子怡这副淫靡的娇态,杨小天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柴子怡搂了过来,让她平躺在床上,一腾身压在柴子怡那柔嫩的娇躯上,张口对着红润润的樱唇就是一阵狂吻,双手更在高耸的玉峰上不住的揉搓推移,正在欲火高涨的柴子怡忽觉阵阵舒畅快感不断传来,尤其是胯下秘洞处,被一根热气腾腾的庞然大物紧紧顶住,熨藉得好不舒服,她玉臂一伸,紧勾住杨小天的脖子,口中香舌更和杨小天入侵的舌头纠缠不休,一只迷人的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在杨小天的腰臀之间,柳腰粉臀不停的扭摆,桃源洞口紧紧贴住杨小天的庞然大物不停的厮磨,更令杨小天觉得舒爽无比。

“你还不舍得要了人家吗?”

柴子怡媚眼如丝地娇羞呢喃道。

吻过了一阵子后,杨小天坐起身来,双手托起柴子怡的圆臀,抓了个枕头垫在底下,柴子怡自然的将修长的美腿分开了。柴子怡此时需要杨小天勇猛的进入她的身体,几滴晶莹的露珠含羞的挂在蜜道旁的黑森林上,杨小天的庞然大物雄赳赳的昂起,他用手的扶着粗硬的庞然大物,慢条斯理的在柴子怡湿漉漉的伊甸园口处缓缓揉动,偶尔将龙头探入小蜜壶内,可是就是不肯深入,那股子热烫酥痒的难受劲,更逗得柴子怡全身直抖,口中不断的欢声高呼,几乎要陷入疯狂的地步,他这才双手按在柴子怡的腰胯间,挺着颤巍巍的庞然大物抵在柴子怡从未开启过的蓬门之上,杨小天的双手抓住柴子怡的玉腿高高举起,一手扶着那根粗壮火热的庞然大物,便待去揉她那待开的娇嫩花蕊。

看到柴子怡粉红色娇嫩的玉蚌,杨小天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在一挘∈璧摹⑽诹恋暮谒恐拢橇狡改鄣幕ò臧氩刈沤舯兆牛孟笤诰嫜钚√欤褡逾歉錾袷ザ豢汕址傅南膳饫锸歉霾蝗菝百舻乃冢硪环矫妫橇狡勰鄯酆熘屑渖了缸诺囊粧{晶莹,又好像是在告诉杨小天,她己经准备好,也欢迎他以他那粗大硬直的庞然大物剥夺她处子的身份。

杨小天轻轻将庞然大物抵在柴子怡的肉缝之上,然后缓缓的往幽谷甬道直插,柴子怡的幽谷甬道可真是鲜嫩紧小,两边娇嫩的花瓣,被杨小天硕大的龙头直撑至极限,才总算勉强吞下了杨小天龙头的开端,当杨小天粗大的庞然大物揉开了柴子怡那两片鲜嫩湿润的花瓣时,女人的本能令柴子怡自然地把右腿分开了一点,好让那散发着高热的粗大的庞然大物更容易、更方便地向前挺进,同时小嘴里还发出了像是鼓励般的娇吟。杨小天腰部用力缓缓地送了进去,柴子怡肉壁紧束摩擦的压迫感让他眉头一皱,柴子怡的身体扭曲着发出痛苦的哀鸣呻吟:“夫君……疼啊……”

柴子怡的处子幽谷甬道是多么的紧迫狭窄啊,杨小天并没有急着进入,而是在缓慢的研磨旋转中逐步地撑开柴子怡的密道,刚硬的庞然大物如同金刚钻一般,一点点一点点地向着柴子怡娇美绝伦的胴体深处前进着,在反复的推进和挤压过程中,杨小天尽情地享受着来自两人身体结合部位的密窄、充实和温暖……各种细致而敏锐的感觉,杨小天令庞然大物保持着缓慢而稳定的速度,一点点的侵入柴子怡珍贵无比的处子之身,从中攫取尽可能多的快感。

柴子怡的幽谷甬道比想像中更为紧窄,虽然经杨小天大力一插,但庞然大物仍只能插进一寸许,柴子怡灼热的阴肉紧紧夹着杨小天的庞然大物,像阻碍他更进一步般,杨小天把庞然大物抽出一半,再狠狠用力一插,庞然大物又再进入了少许,真的很紧,杨小天不禁惊讶柴子怡幽谷甬道的紧窄程度。

“好大好粗啊……”

柴子怡只觉一根火荡粗大的异物一点一点地割开了自己处子的娇嫩肉壁,向从未有人探索过的幽谷甬道里挤去,而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痛得她几乎痉挛起来的摧心裂痛,这时柴子怡只能绝望地闭上了双眼,羞痛的眼泪如泉涌出。

“疼……夫君……啊……求求你……快拔出来啊……”

柴子怡拼命夹紧玉腿,柴子怡本来就很紧的小蜜壶强烈的夹紧,杨小天的庞然大物此时享受着比平时更为猛烈收缩,差一点射了出来,杨小天强忍着射精的冲动得意的亲吻柴子怡的雪颈,柴子怡顿时娇羞无限,杨小天不断用力抽插,经过了十来下的努力,终于遇上阻碍,杨小天的龙头抵在一块小薄膜上,他知道已触到柴子怡的处女膜。

“夫君……疼死我了……求求你快拔出来啊……”

柴子怡娇喘吁吁,软语哀求呻吟道。

“拔出来就拔出来,我正好慢慢地调弄你。”

杨小天暗自笑道,于是杨小天随停靠在柴子怡的幽谷甬道之中按兵不动,低头便向她的樱唇吻去,接着便向她的耳珠吻去,杨小天的舌头才碰上柴子怡的耳珠,柴子怡的身子腾然一震,头部忙不迭地转了开去,杨小天心中大快,双手捧住了柴子怡的头,蛇一样的舌头向她的耳朵舔去。

果然不出所料,杨小天的舌头在柴子怡的耳珠上才没舔上几下,柴子怡似已受不了那种酸麻酥痒的感觉,本能地伸手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5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