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电子书 > 武侠仙侠电子书 > 十二濯香令(全)作者:语笑嫣然 >

第17部分

十二濯香令(全)作者:语笑嫣然-第17部分

小说: 十二濯香令(全)作者:语笑嫣然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流转,眼底眉梢】 
靳冰越实在是难以相信,她一直俯首敬重的红袖楼楼主,沈苍颢,竟然有可能是崔云光生生控诉玩弄感情手段卑劣的小人蓝冲。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崔云光痛苦的表情,想起她断续散乱的讲述。她觉得头痛,呼吸也不畅。 
然后再度看到朴相举惊恐的眼神—— 
他为何偏偏在替崔云光作画之后就死了?凶手翻遍了小筑会不会就是为了寻找那副蓝冲的画像?凶手害怕自己的身份被揭发因而杀人灭口么? 
凶手,凶手会是沈苍颢么? 
靳冰越感到眼皮砰砰的跳动着。 
再假设,如果沈苍颢真的是蓝冲,那么他当初不仅巧妙的骗过了崔云光,还安排自己多此一举的四处寻找,他也许是早已计划好了吧。他明知一切是无果的,到最后也只能自认失败的赔了这笔买卖,但他可以不惹崔云光生疑,将事情镇压的不落痕迹;他动动手指便有别人替他演完了一出戏,他根本不在乎演戏的人将遭遇多少麻烦困境,只为掩盖过往,他的自私,当真是前所未有的暴露了出来。 
女子扼腕叹息。 
看来,眼下最关键的,便是要弄清楚到底沈苍颢是不是蓝冲。就算拿不到崔云光所说可以辨认身份的玉佩,但刀疤总在吧。 
真正的蓝冲,在胸口,有一道两寸长的疤。 
靳冰越偷偷地躲在浴室屏风的后面。她知道沈苍颢的习惯,知道他会来。一阵凉风经过的时候。门开了。 
温热的水汽溢满整个房间。 
靳冰越的心跳得厉害,面红耳赤。毕竟那是她低从着仰望着的主子,偷窥他,仿如亵渎。更何况男女有别,她紧张的满手心都是汗。 
她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 
啊—— 
她差点惊叫出声,像弹簧似的立刻缩了回来。她方才正好看见沈苍颢站在浴池的边上,衣衫都褪尽了,浑身没有任何遮挂,就这么正面对着她。她恨不得将自己的眼珠子挖出来。可是她没看清楚沈苍颢的胸口有没有刀疤,她必须再次探出头去。她便深吸了一口气,咬紧牙,转身—— 
啊—— 
这次是真的喊出声音来了。因为,沈苍颢竟然已经站在她的背后。面带着戏谑的笑容,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像在欣赏一只宠物。 
最糟糕的是,他依然赤果着身体,没有半点遮掩。 
靳冰越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立刻拿手捂了眼睛背过身去。沈苍颢冷笑道,莫非你是在粤北染了这样的癖好? 
靳冰越没有作声。 
少顷,沈苍颢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用命令的口吻说道,转过身来,看着我。靳冰越不敢不从,诚惶诚恐的移了步子,但仰着头,故意把视线超天花板靠拢。谁知,那时的沈苍颢已经穿戴整齐,若不是他动作太敏捷,就是靳冰越太紧张而疏忽了留意身后气流的变化。 
不管怎样,靳冰越已经看得很清楚,在沈苍颢胸口的刀疤,两寸长,无可辩驳的说明了事实。 
他就是蓝冲。 
靳冰越的眼眶渐渐红了。渐渐的,那目光已消失了紧张,消失了羞赧,剩下的只是愤怒,或者还包括失望与迷惑。 
她瞪着沈苍颢。 
沈苍颢亦狠狠的看着她。 
她一字一顿的问他,你是蓝冲? 
沈苍颢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她的眼泪在到达某个触点的时候,轰然决堤。她已经失态的忘记了彼此主从的关系,她捶打着对方的肩,咆哮着,你是我最敬重的人,我为你,为这红袖楼卖命,你却当我什么,一件可以随便利用的道具?他可有考虑过我?你明知我去粤北也好,去湘西也好去哪里都不会找到蓝冲,你隐瞒着我,你可知我因此而经历了什么?你还要卑鄙到杀人灭口。难道是我错看了你,你根本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靳冰越一口气说了很多,说到自己喉咙好象火烧一样疼痛。说到双腿好像也失去力气了,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下沉。而纵横的清泪,就像那汩汩的山泉般喷薄的涌出,晕的脸上的胭脂如同窗外凌乱的晚霞。她仿如失控。 
沈苍颢惊愕不已。 
他没有想到靳冰越的反应会如此激烈,看着她声泪俱下的模样,他的心泛起了酸涩的疼痛。他忽然从背后抱住了她,下巴底着她清瘦的锁骨,用轻柔的呢喃的声音说道,别哭,别哭了。在那一刻他彻底放弃了平日的骄傲与威仪,几乎是用着讨好与哀求的祈使。他的体温,灼热如燃烧的火焰,透过层层的衣衫,一点一点地将对方包裹,吞食。 
这时,门外传来笃笃的脚步声。门是虚掩着的,漏着缝隙。他们抬头,便从缝隙里看到一名红衣女子惊愕的脸。 
沈苍颢尴尬的放开了靳冰越。 
靳冰越亦站直了身子,擦了擦眼泪,朝着红衣女子推门出去。说到,木姐姐,你回来了。 
红衣的木紫允在看了一眼暗中的沈苍颢,转而对靳冰越道,你托我找的灵芝我带回来了,你何时到我房里来取就是。呃,我经过玄州时,听人说,有一个自称是蓝冲的人,放言自己认识一位叫做崔云光的女子,我想,这或许和你执行的濯香令有关吧。江湖中已经传开了,说你任务失败,并没有找到真正的蓝冲…… 
谢谢你,木姐姐,靳冰越打断了红衣女子,道,天色晚了,你长途跋涉,早点歇息把,我明日再找你。说罢,也没有回头,但眼神却向后飘着,补充道,明日,我便动身去玄州。 

【谁人共记,桃花坞】 
可是。 
事情已经结束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弃追查? 
沈苍颢拦在靳冰越的卧房门口。靳冰越肩上挂着包袱,眼神倔强,含着冲冲的怒气。那已经是第二日的正午,靳冰越执意要去玄州,她却不给沈苍颢解释,解释她那样固执不罢休的原因。她咬着牙仰着脸望着沈苍颢,问道,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崔云光要找的蓝冲?你有没有做那些阴险卑鄙的事情?你到底想掩藏什么? 
沈苍颢却仍是不肯正面回答,拦着靳冰越喝道,你还有没有把我当成这红袖楼的主人? 
呵,我就是太将你当成我的主子,我所尊敬的仰慕的主子,所以,我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误会,希望这个世上能有另外一个符合蓝冲的性格身世的人,希望你仍然是我心目中那光明磊落的样子。所以,我必须去。靳冰越的心里成串成串的感喟,没有亲口对沈苍颢说出来,只是在眉眼间暴露了疲惫和温软。她掀开他的手,道,我很快便回来。 
沈苍颢怔怔的站在卧房门口,背对着靳冰越离去的方向。天光云影。他的模样却像是陷进了昏暗的暴风雨。 
很快,靳冰越已在玄州城。即便江南已经入了恹恹梅雨的四月天,玄州却还带着尚未尽消的春寒。但谁又说得清楚,那寒的究竟是身体发肤,还是人心。 
靳冰越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便找到了那个四处宣扬自己姓蓝名冲的人。他住在城外的鸡谷山。颇有点隐士的意味。靳冰越快马加鞭的赶去,小心翼翼的走进屋前那片桃花林。簌簌的粉红只有初开的迹象,嫩的仿如女子吹弹可破的肌肤。 
然后,在桃花林的尽头,大门是敞开的。 
靳冰越刚跨入门槛,突然觉得脚底一沉,地板居然塌陷下去,她整个人都掉进了深井般的圆洞里。头顶继而传来阴险的笑声,是一名男子。他问道,来着可是崔云光?靳冰越面不改色,冷笑道,恐怕阁下要失望了。 
说罢,她仰头看,首先看见的是一双脚,踩在轮椅的踏板上。而那个男子低下头来的面容也是完全陌生。她便问,你到底是谁? 
你不是来找蓝冲的吗? 
你是蓝冲? 
呵,这世上的蓝冲何止千万,单凭一个名字,你就单枪匹马的来,红袖楼的玉罗灵蛇小主果真不是浪得虚名。看来男子已经猜出靳冰越的身份。而江湖中关于靳冰越此次任务的失败,说法也不一,有的是未必知道真相就以讹传讹,所以,这男子或许还不知道红袖楼已经取消了这笔寻人的买卖。他问她,崔云光呢,为什么她不来,她不是很想要蓝冲的眼珠子么? 
靳冰越眼神一漾,心道,此人处心积虑,看来是冲着崔云光而去的,他兴许还是知情人,便从他口里看能否打听出背后的故事也无不可。于是她避而不答,反问道,你知道崔云光和蓝冲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男子的表情突然变得很犀利,甚至有些狰狞。他道,我当然知,我这两条腿,就是拜这对狗男女所赐。当年,我与崔云光同是幽明谷的弟子。一说幽明,靳冰越便忍不住动容插嘴道,你说的是已经在江湖绝迹多年的,传说中收藏了七十二路武学典籍的幽明谷? 
正是。 
男子凄然一笑,看来你还有点常识。他继续说道,崔云光是谷主的女儿,虽不习武,但她熟读了所有的典籍,那时候,她在一旁念口诀,我便依口角习武,我们配合的天衣无缝,可蓝冲突然出现了,崔云光为他而冷落我,疏远我,她只将我当作可利用的工具,一门心思都倾注在那个来历不明的男子身上。后来,他们还成了亲。 
成,成亲?靳冰越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男子继续说,就在成亲的当晚,蓝冲利用他从崔云光那里骗来的机关图,潜入密室,盗取了所有的武学秘籍。幽明谷的人发现他,他便肆机以崔云光做要挟。那个时候,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自己到幽明谷的目的只是为了偷取秘籍。谁能知不惜欺骗崔云光的感情。哼,崔云光,她那个时候的表情真是可笑之极。 
男子停顿下来,似在回忆。 
靳冰越忍不住继续追问,那你的腿,和崔云光的眼睛,都是在那场打斗中受得伤? 
没错。男子咬牙切齿。蓝冲用我最擅长的绮翼分张断了我的脚筋,我便知道,那是崔云光私底下教他的,若不是那个绝情绝义的愚蠢女子,我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幽明谷也不会从此一蹶不振。我恨她。这些年,我想方设法的找她,直到,我听说有人雇佣红袖楼去找蓝冲。我知道,那一定是崔云光。 
可是,你既然知道她雇佣红袖楼,就应该知道,来这里的,未必会是她本人。靳冰越不禁讪笑。 
我当然知道。 
男子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知从衣袖里撒了什么东西,白色的粉末在靳冰越头顶渐渐化成无形的香气,像是江南的茉莉,带着雨后的清甜。男子狂笑起来,道,这是我毕生心血研制的青烟夺命散,除了我,天底下无人可以解此毒。 
靳冰越顿时脸色大变。 
她不是没有听过——青烟夺命——残忍的剧毒,早已在江湖名声大噪。中毒者会经历一个漫长的毒发过程,也许几日,也许几月,甚至几年,这会因人的体制与内功的深浅不同。据闻此毒是由一名叫秦楼的人研制的。而秦楼来历不明,行踪也不明,好像是横空冒出来的,没有谁能说出他的背景身世。 
莫非这人就是秦楼? 
靳冰越眉心一拧,仰面看上去,对方好像洞悉了她的心思,点头笑道,没错,我就是秦楼。 
靳冰越面露凄然,揶揄的笑道,你想让我替你杀了崔云光和蓝冲,然后,用他们的人头来换解药?秦楼听罢哈哈大笑,靳姑娘不愧是聪明人。但你只说对了一半。我不要蓝冲的眼珠,我要他的人头,而我也不要崔云光的人头,我只要她的眼珠。
可是,如果我告诉你,崔云光已经死了。你又如何? 
靳冰越一字一顿的说出这句话。当初,她闯进客栈,倒在地上的崔云光已经奄奄一息了,她和凶徒再纠缠时,对方拿短刀刺穿了她的心脏。已是回天乏术。也正是因为那是一个死者在弥留之际绝望的哀求,所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

你可能喜欢的